中大圖書館,黃友棣歸還的《格羅夫音樂與音樂家大辭典》。 實習生 張奕維 南都記者 譚慶駒 攝">
  中大圖書館,黃友棣歸還的《格羅夫音樂與音樂家大辭典》。 實習生 張奕維 南都記者 譚慶駒 攝
  黃友棣先生照片。實習生張奕維南都記者 譚慶駒 翻拍">
  黃友棣先生照片。實習生張奕維南都記者 譚慶駒 翻拍
  1944年夏我借了此五冊,適值中山大學師範學院奉令疏散,我還書給圖書館時,他們說已裝了箱,不肯收書。害得我把這五冊書放在包袱內,背著逃難,疏散路程由連縣、連山、八步、羅定、茂名,藏身湛江培才中學。1945年底,抗戰結束,又把此五冊提著走路返廣州,送回中大圖書館,職員皆不肯收。他們寧願當作疏散時失掉,以免麻煩云云。
  ——— 黃永棣在辭典扉頁上的題記
  南都訊 記者陽廣霞 通訊員王麗霞 金鳳 69年還書路,中山大學著名音樂家校友黃友棣終全信義。抗戰時期他借出中大圖書館5本大辭典,重達20斤,兩度還書都因戰亂等原因無法如願,輾轉多地後定居臺灣,無奈歸還高雄“中山大學”。中大圖書館館長程煥文三度“要書”,終促成書籍歸還。
  校友借書六十載欲歸還
  中大圖書館館長程煥文在2004年80周年校慶時,從副校長李萍教授那裡得知,一位老校友在抗戰時從學校圖書館借出一套音樂大辭典,一直想歸還,但因身在境外,未能如願。這位校友就是黃友棣。李萍囑咐程煥文去聯繫,不過該校友行蹤飄忽,始終沒有聯絡上。
  黃友棣1912年出生於廣東高要,1930年入讀國立中山大學教育系。1940年,國立中山大學由雲南澄江遷返廣東樂昌縣坪石,黃友棣應聘返師範院校任教。他是著名的作曲家、演奏家、指揮家、教育家及文學家,一生作曲超過2000首,抗戰期間譜寫的《杜鵑花》已風靡一甲子以上。
  兩度還書未果 贈交臺灣中大
  正是在抗日烽火中,黃友棣從轉移到坪石的中大圖書館借出5冊英文版的《格羅夫音樂與音樂家大辭典》。這是當時權威的音樂工具書,5冊重達20斤。
  由於戰亂,學校疏散,黃永棣多次還書未成。輾轉流離,黃友棣來到臺灣,書籍隨之而至,他仍念念不忘還書一事。最後他在1998年將辭典贈交高雄中山大學圖書館典藏。他說,總都是“中山大學”,勉強算是書歸原主。2010年黃永棣先生逝世,書籍始終沒有“回家”。
  館長三度“要書”
  程煥文得知這段往事後,在2010年擬定了一封致高雄中山大學楊弘敦校長的長信,希望對方歸還書籍,懇請赴台訪問的副校長陳春聲轉呈。不過,他之後得知,因“時機不成熟,校方決定暫時不移交。”
  一年後,楊弘敦來中大訪問,程煥文抓住時機二度“要書”。楊弘敦表示贊賞,認為應該成就這段誠信和友情的佳話。今年5月,程煥文訪問高雄中大,“要書”又提上議程,雙方敲定,選擇兩地中山大學校長互訪的時機移交書籍。
  200件作曲真跡原件贈與中大
  昨日,還書終成行,中山大學舉辦歸還儀式,5本辭典由高雄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轉交向中山大學黨委書記鄭德濤,辭典雖舊,但仍毫無破損。5本書將收藏在中大圖書館特藏室,可閱讀,不外借。
  而同時收入圖書館的還有黃友棣200件的作曲真跡原件資料,這些資料由臺灣清歡書院許伯夷提供,均是黃友棣親自經手的手稿、制譜、校正、樂譜,其中就包括《杜鵑花》的作曲原稿。許伯夷說,這些資料都是黃友棣生前贈送給他的。
  程煥文說,今年10月,中山大學圖書館已將杜鵑花定為館花,恰好與黃友棣先生的不朽之作《杜鵑花》同名,世事滄桑,機緣巧合,“這是緣分,亦是天意。”  (原標題:中大校友黃友棣69年“還書路”)
創作者介紹

李克勤

fa20fael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